头七回魂夜‧母盼女入梦相会

2020-07-01    收藏634
点击次数:496

头七回魂夜‧母盼女入梦相会(槟城8日讯)週三,是上週四在敦林苍祐大道中遭逆向行驶的车辆撞毙的空姐吴雪韵的头七。女儿遇祸后,伤心的母亲程宝珠一直难过得无法閤上眼。她希望女儿可以在头七这一天回魂,探望日夜牵挂她的家人。这场无情车祸,让专程返槟探望祖母的27岁马航空姐吴雪韵,与最爱的家人阴阳相隔。车祸发生后,程宝珠说,她是夜夜不能眠,目前她最希望可以睡好一些,可以在梦中与女儿雪韵相会。若知不幸必阻她探祖母“我想知道她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好不好,是不是会想念我们,希望她能够放下不捨、放下一切,好好的走。”週三是雪韵的头七;程宝珠对爱女难捨,说到伤心处还是难忍眼泪,访问时也因为她的情绪悲痛,需停顿了数分钟。“如果早知道雪韵会发生不幸,我不会让她回来探望其祖母。虽然她的东西还在,却是物在人非。她真的很乖很懂事,我们会永远想念她。”生前孝顺出国必购手信程宝珠说,女儿很喜欢把自己扮得美美,每次被派到国外值勤,她都会买很多衣服、包包、鞋子等,将自己的房子堆得满满。“她每次回来,我们都有手信,她的哥哥、嫂嫂、侄儿和朋友都有,她很疼我们。”她说,女儿生前为一名空姐,经常飞往各处工作。但是孝顺的她,得知祖母要动脚部手术后,特地从外地回槟陪伴祖母,还替祖母打包了最爱吃的炒粿条。一直让吴雪韵牵挂的祖母,在孙女于上週四出殡日动了脚部手术,目前情况很良好。为免老人家伤心,家人还不敢告诉她雪韵遇祸的噩耗。“雪韵的祖母已八十多岁,我们都不懂该怎幺跟老人家说,担心她承受不到了这幺大的打击。更何况雪韵是为了回来探望她才发生意外的,我们不希她因此而自责,唯有瞒得一天是一天。”盼肇事司机承担错误程宝珠担心女儿死后会很孤单,因此,她在女儿的骨灰位旁,预先买下两个灵位,以便他和丈夫两人归老后能与女儿为伴。雪韵的祖母很疼爱她,因此程宝珠说,家人也计划将来把她安奉在其孙女旁。至于要控告还是原谅肇事司机,她说,家人仍在商讨中。但是,他们仍然希望对方能够站出来,勇敢承担自己的错误。“疼爱子女是父母的天职,这点我能明白,我们的孩子也都只是正处于二十多岁的花样年华,但是做错就应该承担错误,虽然我的女儿已经离开,但是对方还是有必要给她一个交代,还她公道。”骨灰安放檀香寺痛失爱女的程宝珠披露,家婆是与她的儿子(雪韵哥哥)在吉隆坡同住,雪韵则在附近租了一间屋子。“雪韵经常会过去哥哥家凑热闹,陪伴哥哥、嫂嫂、侄儿和祖母,感情非常融洽。”遗留衣物大部份捐出程宝珠说,女儿遇祸前告诉他,回吉隆坡后要帮哥哥布置圣诞树,因为每年圣诞节,哥哥的家都会特别热闹,如今却已无法完成。“想起妹妹死得无辜,她的哥哥偶尔还是会偷偷掉泪。“週三早上,我们就去拾骨,并将骨灰安放在檀香寺,方便我想念她时去看看她。“忙完雪韵身后事后,我会亲自过去吉隆坡一趟,收拾她的遗物。她的衣服鞋子很多,把大部份会捐出去,帮她做慈善。至于一些她比较喜爱的饰物,我会在她49天时烧给她,好让她一起带走。”脸骨全碎需整形肇祸司机失嗅觉味觉在敦林苍祐大道(前称日落洞大道)撞上马航空姐驾驶的轿车肇祸司机,眼睛以下的脸骨全碎,需进行整形手术,嗅觉目前也全失,味觉也受到影响。22岁的男伤者陈家辉(译音),目前仍在槟城医院留院。记者週三前往槟城医院,了解他的伤势时,发现他仍躺在病房上,精神状况并不好。无法说话进食男伤者的母亲说,槟城医院的医生披露,从儿子的X光片显示,儿子眼睛以下的脸骨都碎了,目前只是“皮肉相连”,强撑着整个脸。“目前,他不只无法说话,嘴巴就只能维持一个动作,要合起来也不能,要开口也不行,一直流口水。”据悉,男伤者将在週四下午进行整形手术。据了解,陈家辉的伤势得费一段长时间方可复原。目前,他只能喝一些牛奶等补充体力,仍无法进食。伤者的双亲说,医生告知儿子嗅觉是否能恢复,还需视伤势的进展,如果不理想,分分钟可能丧失嗅觉。至于陈家辉的味觉,相信不能恢复如常人般,只剩下70%。怕儿想不开 日夜守病床担心儿子想不开,陈爸爸陈妈妈分轮日夜班,寸步不离守在病床旁陪伴儿子。陈家辉在发生车祸后,至今情况仍不稳定,最初几天醒来时一直掉眼泪哭不停,最近几天情绪较为平复,但仍害怕自己一个人独处。记者在病房里逗留近40分钟,眼前所见,陈家辉的情况并不好。醒一下睡一下,昏昏沉沉的,也无法开口和守在病床旁的父母讲话。父母替儿做心理建设“就算以后你得坐牢也不要怕,爸爸妈妈会陪着你支持你。”儘管儿子现在仍身负重伤,但是,陈妈妈已经开始慢慢的一步步替儿子做好心理建设。男伤者的双亲目前最担心儿子无法接受面对法律制裁的打击,所以目前已经慢慢替儿子做好心理建设。失部份记忆无法录供脑部受撞击丧失部份记忆,陈家辉对车祸发生经过的记忆断断续续至今仍无法全记起,到病房录口供的交警查案官再度空手而回。查案官週三下午一点到病房,跟进陈家辉的伤势之余,也希望能录取完整的口供。可是陈家辉无法开口说话,人也昏昏沉沉的,查案官惟有向陈妈妈问了陈家辉的情况,然后找主治医生询问陈家辉的伤势进展。‧2010.12.08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